爱去小说网 > 我有长生血脉 > 第5章 没有人,可以欺负她
    “阳儿,你的医术,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了?”在交谈几句后,楚母忍不住问道。

    “妈,我获得了祖传的医书,所以学了些本事。”楚阳说道。

    “那你自己的病?”楚母心中一喜,随后问道。

    提到楚阳的病,牧萱雅也是忍不住眨动那长长的睫毛,满脸关切的看向楚阳。

    “妈,你放心,我的病,不久后就能痊愈了!”楚阳笑道。

    “好,好!”楚母高兴的点了点头,她也能看出儿子的气色比以前好了很多。

    再者,儿子连自己这肝癌都能治好,何况其它病呢?

    随后,牧萱雅买了些菜,和楚阳以及楚母吃了晚饭。

    “阿姨,那我明天再来看您哦!”晚饭后,牧萱雅告辞。

    “楚阳,你送萱雅回去吧!记住,一定要送到门口哦!”楚母叮嘱道。

    “妈,你放心!”楚阳笑着点了点头。

    林苑花园小区。

    月华如昼,有微风拂来,带着阵阵桂花香。

    楚阳和牧萱雅在月华下漫步。

    花香,夜凉,牧萱雅微微打了个哆嗦,却还是努力保持着漫步的节奏。

    似乎,她很享受这个过程。

    旁边,楚阳脱下外衣,小心的披在牧萱雅身上,让得后者脸颊微红之余,不由偏过头看来。

    在她眼睛当中,有着甜蜜之色浮现,她犹记得,七年前,她也曾经和这个学长,这样漫步过。

    “这半年来,辛苦你了!”楚阳伸手拂过眼前女子额前刘海,似要清楚牧萱雅那清纯善良的脸。

    七年前,他只是路见不平,仗义出手罢了。

    不想这个女子,一直念念不忘,从此后,成为了他的跟屁虫。

    哪怕是他失踪五年后归来,成为了赘婿,成为了世人口中的窝囊废,病鬼,她依旧初心不改。

    为了楚母的病,这丫头,足足花了全部的积蓄,就连身上的衣服,都好几个月没有换新了。

    “这……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被楚阳这么盯着看,牧萱雅只感觉自己的心在剧烈跳动,体内的血液上升,脸颊都泛红了,多年前的那种心动,再次涌上心头,她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的低语。

    可是,低语后,这容颜绝世的女子又不由抿了抿唇,抬起了头,那美丽的眼睛盯着眼前的学长。

    似乎,她也很渴望得到学长的认可。

    微风拂过,卷落了旁边的桂花,落在了牧萱雅的青丝上。

    可是,她浑然无知,就那么盯着楚阳。

    在她眼中,尽是期盼。

    见牧萱雅这般模样,楚阳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

    若不是那次夏令营落入河中,牧萱雅,只怕不仅成为了他女朋友,多半已经和他结婚了。

    可惜,造化弄人!

    楚阳手掌微动,想要将眼前的女子揽入怀中。

    却又停了下来。

    牧萱雅的情意,他自然知道。

    可是,他此时的身份,是一个赘婿。

    在和洛千语那两年期限没有到达前,一丝逾越,只会让眼前的女子遭到非议。

    他并不想让这个纯洁无瑕的女子身上有一丝丝污点。

    所以,他的手,收了回来。

    见此,牧萱雅心中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她很快便是露出了畅快的笑容。

    因为,她在眼前这男子眼中,看到了那丝情意。

    这……

    已经足够!

    她近七年的等待,并没有白费!

    只要能远远看着楚学长,一切,足以!

    何况,她们此时还是朋友!

    “楚阳学长,天气冷了,我给你泡壶茶喝再走吧!”这个素来恬静的女子,欢快的就好像一只百灵鸟向前奔跳而去,显然,今天牧萱雅的心情很好,楚母病愈,楚阳学长也就再也不用愧疚了。

    只要楚阳高兴,就比什么都重要。

    “好,我还没有喝过你泡的茶呢!”楚阳一笑,跟随着牧萱雅而去。

    “这就是我住的地方!”两人乘着电梯来到九楼,来到牧萱雅租住的房子。

    这是牧萱雅第一次带男生回来。

    就在她要开门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身穿高跟鞋,身材高挑,留着波浪卷,有几分姿色的女子走了出来。

    这是牧萱雅的同事兼室友,王淇淇!

    “萱雅,你回来了?这位是……”王淇淇拿着行李箱,正准备出门,在见到牧萱雅和楚阳回来,不由一脸惊讶,这牧萱雅平时从来不和男人多说三句话,今天,居然带了个男人回来?以前的清纯,都是装的么?

    她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这是楚阳,楚学长!”牧萱雅高兴的介绍道,“楚学长,这是我的室友,王淇淇!”

    楚阳向王淇淇微笑示意。

    “楚阳?他就是那个病婿,楚阳?”王淇淇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牧萱雅和楚阳,道,“牧萱雅,你居然把他带回来了,难道你不知道,他是已婚人士了吗?呵呵,你拒绝了那么多人的追求,就是为了当这个废婿的三?”

    说到最后,她嘴角尽是讥讽之意。

    这牧萱雅,平时装清纯,说什么不想谈恋爱,拒绝了一个个富少的追求。

    谁会想到,她居然把一个赘婿,带回了租房?

    她以前的清纯,都是装的么?

    “这……我…”被王淇淇突如其来的讥讽,牧萱雅一时不知所措。

    “你什么……?”王淇淇鄙夷道,“难道,我说错了么?”

    “我和楚阳学长只是普通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牧萱雅有些焦急的说道。

    “普通朋友?”王淇淇那狭长的眸子剐了一眼牧萱雅冷笑,道,“若只是普通朋友,你会拿二十万给楚阳他妈治病?若只是普通朋友,你会带他来租房?牧萱雅,你就别装清纯了,大家都是女人,有什么好装的?”

    “不过,我实在不明白你,你为什么要拒绝沈少那样的富二代,去选择这个废婿,还是倒贴?”

    “难道,你是抖m?”

    “难道,你不怕,洛家知道后,报复你么?毕竟,就算这楚阳是个废物,也是洛家的女婿啊!”

    “不是,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只是想帮帮楚学长而已!”牧萱雅辩解道。

    可不善言辞的她,又不知该怎么反驳王淇淇,她只能干着急,那双美丽的眼睛当中有泪花闪烁。

    “你只是想帮他?谁信?你看你身上的衣服和包包,都半年没有买新的了吧?”

    “若你们没有什么?你会为了他,花光自己的积蓄?”

    王淇淇啧啧而笑,“不过也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拒绝了沈少,我又怎么会有机会和他在一起呢?”

    “你看我这包,香奈尔鳄鱼皮包,要二十八万,你存一年钱都买不起吧?”

    她得意的秀了下挎着的包包。

    “还有,沈少还答应了,等我生日,就送我一台保时捷跑车,只怕,你这楚阳学长,一辈子都送不起吧?洛家虽然有钱,可是,他敢送么?我说的对么,楚大赘婿!”王淇淇饶有兴趣的看向楚阳。

    “只怕,若是让洛家知道了你在外面包养小三,你也难以独善其身啊!”她一脸挑衅。

    一个上门女婿,居然还敢在外面包养女人?

    简直是胆大包天啊!

    “淇淇,你别乱说,我和楚阳学长是清白的!”听到这里,牧萱雅更急了。

    若真是被洛家误会,楚阳学长,可就真的要麻烦了啊!

    只怕,他那废婿之名上,还会加上一个不知廉耻的名头啊!

    “清白?”王淇淇白了一眼牧萱雅,人都带家里来了,还清白?

    你去和洛家说去吧!

    被王淇淇这样鄙夷,牧萱雅满脸委屈,又不知所措。

    “你……说完了吗?”就在这时,楚阳那冰冷的声音徒然响起。

    只见得他眸光凌厉,紧紧的盯着王淇淇。

    在这一刻,门口的温度都骤然变冷,王淇淇只感觉自己浑身打了个哆嗦。

    她眸光闪烁,带着几分畏缩,看向楚阳。

    只是,这一看,她那颗心都要裂了。

    眼前这男子,那目光,太可怕了,简直好像是刀锋!

    甚至,那股凌厉的气势,似乎已经刺在了她的心脏,让她感觉口干舌燥,呼吸莫名的困难。

    “王淇淇是么?”只见得楚阳目光一凝,那白皙修长的手掌伸出,直接掐住了王淇淇的脖子。

    而后,他手掌一动,就好像是老鹰提小鸡一样,轻易的将之提起。

    脖子被掐,王淇淇呼吸更加困难了。

    一种大恐怖,涌入她心头。

    她想挣扎!

    可是,她却没有一丝反抗之力,那掐住她脖子的手掌,似乎封住了她所有的力气。

    “楚阳,学长,别,别……”见此,牧萱雅一脸惊慌,连忙开口。

    在这么下去,王淇淇可能就真断气了啊!

    那会给学长带来大麻烦!

    见牧萱雅有些慌张,楚阳这才放手。

    可是,王淇淇的身子落地,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了。

    她大口喘气,背后冷汗淋漓。

    任她也没有想到,这个病婿,那么凶悍,居然一只手,就把自己提了起来。

    要知道,她加上身上的衣服包包,怎么也有一百斤啊!

    一个人,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特别是楚阳那目光!

    那简直是一个魔鬼才有的目光!

    在那目光当中,王淇淇似乎看到了尸山血海!

    “给我滚,若是还让我看到你对萱雅学妹出言不逊,我会废了你!”楚阳冷冷的看了一眼王淇淇。

    “没有人,可以欺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