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有长生血脉 > 第6章 骗子?
    “是,是!”王淇淇一脸惊恐,拖着行李箱,匆匆离去。

    因为,在楚阳的目光当中,她真的感觉到了一抹杀意。

    “淇淇!”见王淇淇狼狈离去,牧萱雅有些莫名的失魄,忍不住呼道。

    这是她的室友,可现在……

    两人的关系,显然已要破裂。

    这让她心中有些遗憾。

    见牧萱雅这般样子,楚阳却是不由微微一笑。

    这丫头,还是那么的善良,别人都如此冷言攻击,她居然还有些不舍?

    似感受到了楚阳的目光,牧萱雅回头,看向眼前的学长。

    她的心,忍不住剧烈跳动。

    刚才,楚阳手提王淇淇那凶悍的模样,让她也是被震了一震。

    谁又能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楚阳,会有这么一面?

    不过,在想到七年前,这个学长为了自己和两个混混拼命的样子,牧萱雅心中释然。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学长吧!

    虽然温文尔雅,可是,在他那谦和的外表下,却有一颗嫉恶如仇的心!

    “丫头,平时,她们,就是这么欺负你的?”楚阳有些宠溺的看着牧萱雅,说道。

    刚才,他没有急着出手,就是想看看,平时,这个学妹,是怎么和人相处。

    “没有呀,平时,淇淇人可好了,再说,再说,我也很凶的哦!”被楚阳盯着,牧萱雅低着头,而后,她微微抬头,眨动着那长长的睫毛,挥舞着小拳头做出一副很凶的样子,只是,任谁也看不出,这个文静清纯的丫头,和凶,能沾上边。

    楚阳瞧后,不由莞尔一笑,摸了摸牧萱雅的脑袋瓜子。

    “丫头,以后要是有谁欺负你,一定要立即告诉我,不管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欺负你,没有人!”楚阳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盯着牧萱雅,很认真的说道。

    “学长,平时也没有人欺负我啦!”见楚阳那认真的样子,牧萱雅心中感觉到一阵温暖,不过,她并不想麻烦楚阳,当下,露出一脸笑容,眨动着眼睛说道;“我这么可爱,这么会有人舍得欺负我呢?”

    “你这丫头,我要你每天开开心心的,可不喜欢看到你委屈时的模样,记住,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楚阳点了一下牧萱雅的鼻梁,故作生气的说道,见此,牧萱雅吐了吐舌头,道了一句知道了。

    随后,她才正了正色,难得颇为认真的盯着楚阳,说道,“楚阳学长,现在阿姨的病好了,以后,我就不去看她了,接下来,就烦劳你好好照顾楚阿姨了哦!”说到最后,她那贝齿抿了抿嘴。

    “为什么?”楚阳一脸诧异。

    这丫头,当初在楚母还没有生病时就时常去探望。

    现在,母亲大病初愈,正需要人照顾,却不去了?

    这个一直在为了母亲的事情忙前忙后的萱雅学妹,怎么会突然撒手不管了呢?

    “因为,因为,我怕洛家的误会!”被楚阳这样盯着,牧萱雅低头,抿着嘴唇,随后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位清纯可人的佳人眨动着那长长的睫毛,有些弱弱的看向楚阳,似乎生怕后者生气。

    刚才王淇淇的话,提醒了牧萱雅。

    若是洛家的人误会了楚阳,那可就麻烦了。

    毕竟,洛家可是大家族,不是普通人家啊!

    虽然牧萱雅不知道楚阳为什么要去洛家当上门女婿,可是,她知道,一旦让洛家人生气,楚学长在洛家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所以,哪怕她也想能经常看到楚阳学长,却还是打消了心中的念头,决定以后两人尽量少见。

    而不去照顾楚母,两人自然就会少见面了。

    “怕洛家误会?”楚阳莞尔一笑,他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

    没有想到,都到这时候了,这丫头,还是在为他着想。

    “真是个傻丫头啊!”楚阳心中不由涌现出几分感动,。

    见楚阳一脸轻松,似乎不以为意,牧萱雅心中略微好奇。

    难道楚阳学长,不怕洛家责怪?

    她不由瞪大眼睛,盯着楚阳,等待着后者的答案。

    “你放心,我入赘洛家,是和他们相互扶持,一个合作罢了,并不是真正入赘,他们威胁不了我,在这个世上,能威胁我的人可不多!”楚阳笑了笑说道,“再者,我欠他们的人情,会十倍,百倍偿还。”

    “所以,你就不用想太多了,我妈,可是还等你带她去散心呢!”

    “要是你不去,她问起来,我也不好交代啊!”

    母亲才大病初愈,心情自然要畅快。

    心气郁结,可是会影响身体恢复的。

    所以,楚阳也希望牧萱雅能多去陪陪自己母亲。

    在他心中,母亲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洛家?

    如果不是楚阳,洛千语早就被太阴煞体所反噬而亡了。

    当然,不管怎么样,洛家,也算对他有恩,所以,哪怕两年之期到了,他也会还了这份人情的。

    “相互护持?只是一个合作?并不是真正入赘?”听到这里,牧萱雅心中微微一喜。

    “嗯!”楚阳说道,“所以,你就不用胡思乱想了!”

    “那,那我明天下班了就去看阿姨!”听得楚阳这么说,牧萱雅心情甚好,当下甜甜的笑道。

    只要楚阳不会在洛家受气,那么,她也就放心了。

    再者,她也知道,阿姨一个人,这几年太孤单了,若没有个人陪,真的不好。

    当初,阿姨就是因为失去了至亲,才抑郁成疾的啊!

    牧萱雅可不想,因为自己,让楚母的病复发。

    “这才对么!”见此,楚阳微微一笑,不由刮了一下牧萱雅的鼻梁。

    ……

    在送完牧萱雅后,楚阳就回到了洛家别墅。

    洛家别墅,林月芝正和洛展国在看电视。

    “爸,妈!”楚阳经过客厅,礼貌性的叫了一声。

    “楚阳,你妈怎么样了?”洛展国放下手中的报纸,问了一句。

    楚阳离开后,他就给女儿发了短信。

    相信,女儿已经把钱打给了楚阳。

    所以,洛展国倒是不担心楚母没有钱治疗。

    “谢谢爸关心,我妈的病,已经好了!”楚阳说道。

    “哦?好了?”洛展国一脸惊讶。

    “恩!”楚阳点了点头,“我妈已经出院了!”

    “什么,出院了?”

    “楚阳,不会你妈根本没有病,之前你只是为了骗我洛家的钱吧?”林月芝冷冷的盯着楚阳。

    开什么玩笑,癌症晚期,居然说好就好了?

    这楚阳不是早上才说他妈住了重症监护室,要进行crrt治疗么?

    难道是因为今天骗钱没有成功,想以后再换个借口骗钱?

    想到这里,林月芝看向楚阳的眸光变得更冷了。

    “装病骗你洛家的钱?”闻言,楚阳脸色不由有些难看。

    这林月芝把他当成什么人了?

    她妈生病,医院的人都知道,难道,还能做假?

    “楚阳,是不是今天千语又给了你一笔钱?”林月芝冷冷的说道。

    在他看来,肯定是楚阳认为无法继续装病骗钱了,才会收手。

    “不错,千语是给我打了钱,不过我已经还给她了!”楚阳说道。

    在出医院后,他就把钱还给了洛千语,还有牧萱雅的钱。

    “还给她了?我才不信,你把银行账号给我看看你还有多少钱!”林月芝说道。

    “银行卡?”楚阳眸光一凝,说道,“妈,我说过,洛家的钱,我会十倍,百倍的偿还,至于查账,只怕我不能答应你!若是没有事情,我就先回房休息了!”说完,楚阳径直向着右边的旋转楼梯走去。

    他楚阳,在神墟时,所过之处,万人俯首。

    那些人,任何一个放在世俗都可以主宰一方。

    他的身份,何等尊贵?

    也是林月芝是他岳母,否则,岂容别人三番五次对他冷言嘲讽?

    “真是反了他了,话都没有说清楚就走了,看来这个废物,这一年多来没少找千语要钱,不行,等千语回来,我一定要让她好好查账,让他吐出那些钱,并且让她们早点离婚!”见楚阳头也不回的上楼,林月芝恼怒无比。

    一个废物而已,居然敢无视她?

    真当她洛家的软饭,好吃么?

    “我看就算了吧,上次我们不是去医院看过么,他妈妈的确是得了癌症。”旁边,洛展国说道。

    “算了?”

    林月芝冷笑道,“你有见过早上还进入了重症监护室,要进行srrt治疗的癌症晚期患者,晚上就好了的吗?”

    “这……”洛展国也是一时语塞。

    的确,癌症晚期可没有那么好治疗。

    对此,他也并不在意,有事,好好说么,犯得着和仇人一样么?

    可见老婆那副架势,洛展国也不敢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