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有长生血脉 > 第9章 一个亿?很多么?
    “海山!”

    “姑父!”司徒家的人一怔。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之下,楚阳走到了人群当中。

    “海山,这位是?”司徒诨看向楚阳,露出询问之色。

    刚才的话,显然是出自眼前的年轻人之口。

    本来他听到后还心中一喜,老爷子的病,又多了一分希望。

    可是,在看到楚阳那张年轻的脸庞后,那眉头,不由微微一皱,脸上也多了几分怒意。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敢夸下海口?

    这小子,莫不是为了我司徒家那一亿诊金而来?

    只是,没有几分真本事,他们司徒家的钱,有那么好拿么?

    司徒家的人,包括司徒玥,几乎都向楚阳投向冰冷的目光。

    几个老中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哪里来的后生,连脉都没有把,就敢夸下海口?”当中一个中医,冷冷的盯着楚阳说道。

    “呵呵,我就说,你们九州骗子多,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敢说能治好司徒老爷子?”

    莫尔德用那蹩脚的九州语,说道,在他嘴角间,尽是露出讥讽之色。

    这让司徒家的人听后脸色也很难看。

    刚才,几个老中医,也说自己能行。

    可是,看了后,还不是不行么?

    还扯什么脏腑之气耗竭,乃是死症?

    这根本就是糊弄他们司徒家啊!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们不会,不代表别人不会,你们不行,不代表我楚阳,不行!”

    楚阳大步走来,他目不斜视,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屋子里的几个中医和西医。

    他就那么一步步走来。

    他迈步间,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场弥漫开来。

    在这种气场之下,屋子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让路。

    可是,司徒诨没有让。

    “好大的口气,某家可是许久没有见过这么狂妄的年轻人了,海山,这是你请来的人?”

    司徒诨目光凌厉,在淡淡的看了一眼楚阳后,便盯着张海山,一字一句的质问道。

    在他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势弥漫开来。

    司徒诨可不是普通人,身负战功,是个铁血人物,哪怕现在退了下来,那股气势,依旧还在。

    “大哥,楚先生的确是我请来的,他医术惊天,可逆天续命,生死人,乃是当之无愧的神医,他有七成把握治好岳父的病!”张海山说道,面对这个妻家大哥,他心中还是有几分敬畏,司徒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啊!

    “神医?还逆天续命?生死人?”司徒诨说道,“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敢称神医?他的医术,能和邱神医相提并论吗?只怕,他给邱神医当学徒都不够资格,刚才,邱神医已经说了,父亲的病,他治不了,你却找一个毛头小伙来给父亲看病,你……真有把父亲放在心神吗?”

    “是还嫌父亲受的罪,不够多么?”他语气凶凶。

    “这……”张海山直接退了两步,体内的气血都在逆滚。

    他这个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司徒诨那强大的气场!

    “不错,爷爷的年纪已经很大了,经不起折腾了,姑父,我们知道你对爷爷的病很关心,可是,你怎么能随便找一个年轻人来?”司徒玥皱着眉头说道,看向张海山时眼睛当中不由多了几分厌恶。

    “呵呵,我看,海山也是被这个人骗了,海山,你还是带着人出去吧!”司徒家老三笑着说道。

    “被骗了?我看不见得吧,说不定,是两人合伙,想要那一亿的诊金吧!”一个司徒家后辈说道。

    “年轻人,钱,虽然是好东西,可是,司徒家的钱,可没有那么好拿!”

    旁边一个老中医冷笑道。

    “呱噪!”楚阳眸光一凝,挡在了张海山的身躯。

    在他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势迸发而出。

    “这……就是司徒家的待客之道么?”他的声音如雷,震耳发聩。

    场中的人只感觉心头一颤,不由微微退步。

    全场,一片安静。

    静得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就连司徒诨都只感觉心神微微一震。

    “这年轻人……”他眸光一动,看向楚阳时多了几分凝重。

    “司徒家的钱,我楚阳,还真不放在眼里,一亿?很多吗?”楚阳眸光一凝,扫过那个老中医,说道,“这一次,若不是张副院长邀请,你们司徒家,就算拿一百亿,千亿,我楚阳,也不见得会出手!”

    钱?

    神墟的人,追寻的是武道长生!

    钱,算什么?

    他们只要想,可不是百亿,千亿那么简单!

    所以,恢复了些许实力的楚阳还真没有把司徒家,和那一个亿,放在眼里!

    “好狂妄的家伙!”司徒家的几个后辈一脸冷笑。

    看眼前的家伙,全身上下,那衣服裤子,也不超过一千,也敢说,不把一亿放在眼里?

    还什么给张副院长的面子!

    张副院长,有他们司徒家的面子大么?

    这简直就是笑话!

    张副院长听了这话后,却是感觉受宠若惊。

    若是在以前,他也会觉得楚阳的话,很狂。

    可是在刚才见了楚阳抬手间,就制服司徒浩铭后,张副院长便是知道,眼前的男子,深不可测。

    “阁下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大的口气!”司徒诨目光一凝,盯着楚阳说道,他此时心思起伏。

    他也能感觉到,眼前的楚阳,不简单!

    那气势,绝不是普通人可有,他应该也是一个古武者!

    可是,他来这里,干什么?

    是救人!

    还是……

    “我……寒城,楚阳,受张副院长所托,来救人!”楚阳双手背负,眸光睥睨,一字一句的说道,“当然,若是你们不愿意,我,可以走,只是,以后你们想要我出手,可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一脸冷厉,眸露威严。

    此刻,一眼看去,他就好像是一个睥睨山河的无上人物。

    司徒家的人,在他眼中,宛若蝼蚁!

    这让人心中惊讶。

    司徒家,可是寒城的王啊!

    谁敢这么对司徒家?

    “寒城……楚阳!”司徒诨露出沉吟之色。

    “大哥,你就相信小弟吧!”见此,张副院长连忙说道,“这楚先生,就在昨天,还治好了癌症患者,那是小弟和袁主任亲眼所见,你们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老爷子,可就真的无人可救了啊!”

    “治疗好了癌症?”司徒诨一脸惊讶。

    “袁主任?”司徒老三眼睛一亮,道,“我们可以打电话,问问他!”

    “好!”司徒诨点头。

    司徒老三连忙打电话询问。

    “一分钟,若是一分钟后,你们还不答应,楚某,可不会奉陪!”楚阳双手背负,一脸平静。

    楚阳还没有离开,完全是因为张副院长在他落魄时,给予了他母亲一些照顾。

    受人恩惠,自当涌泉相报!

    可若这些人,不识好歹,那么,只能怪司徒老爷子,命该如此了!

    “装什么装!”司徒家几个后辈冷笑。

    就这楚阳,还能治好癌症?

    开玩笑,癌症,可是国际难题啊!

    等打电话给袁神医,一切,就明了!

    难不成,袁神医,也会和他们合伙来骗人?

    十秒钟后,司徒老三打通了电话。

    在打通电话后,他神色凝重,看向楚阳时,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

    “怎么样?”司徒诨询问道。

    “袁老说,请相信楚先生,至于其他,并没有多说!”司徒老三说道。

    “请相信他?”司徒诨眉头一皱。

    “还有十秒!”楚阳一脸冷硬的说道。

    “大哥!”张副院长急了。

    “好,我相信你!”司徒诨说道,“不过,若是你治不好我父亲,我司徒家,会很生气!”

    楚阳大步迈出,径直向着病床走去。

    至于司徒诨后面的话,他连听都没有听。

    “这家伙,太狂了!”司徒家的人愤怒无比。

    谁人敢这么对司徒家?

    张副院长一脸苦笑。

    “走,看他如何治!”几个老中医一脸不忿,跟随而去。

    邱神医也点了点头。

    连他们都治不了的病,这个年轻人,居然敢说能治?

    这不是说,他们几个六十岁的老中医,都比不上一个二十几岁的毛头小伙么?

    “五脏六腑之气皆衰,面色泛黑,死气已现,的确是死症!”

    楚阳走到床边,在看了一眼司徒老爷子后,那眉头也是不由得微微一皱。

    这老爷子的病,的确很严重了。

    若是不立即治疗,只怕,午夜过后,就要去世了。

    “不过,你运气很好,有个不错的女婿,今天,你的命,我楚阳,救了!”楚阳目光一凝。

    随后,他手掌一番,九套银针,铺在旁边的案几上。

    “又施针?不行,我不能让你碰我爷爷!”在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银针后,司徒玥上前连忙呵道。

    “我爷爷都快死了,绝不能让他再饱受针刺之苦!”

    她伸手,就要阻止楚阳。

    “小玥!”张海山额头直冒汗。

    楚先生好不容易要出手了。

    这丫头,却出手阻止。

    要是楚先生生气了,可就真完了啊!

    “无知丫头!”楚阳眉头一皱,他手掌一拂,一根银针,从针套内呼啸而出。

    呼!

    而后,银针直接刺入司徒玥的穴位内。

    司徒玥的身子一顿,整个人,僵立在地。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我怎么动不了呢?”司徒玥大惊失色,连忙呼道。

    “什么!动不了呢?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以针封穴?”

    “这是以气御针!”

    病房内,四个中医神情僵硬,那眼睛当中,有着难以言说的震惊之色浮现而出。

    他们……

    这是看到了什么?

    “以气御针……”就连司徒诨,都为之变色,看向楚阳时,甚是忌惮。

    他也是个古武者!

    修为达到暗劲八品!

    他深知,唯有达到先天境,才能外放真气。

    想要以气御物,那修为,哪怕是放在先天境当中,也绝对是顶尖的存在啊!

    所以,在看到楚阳这一手后,司徒诨那心中,掀起了重重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