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琉璃满京华 > 第五百四十章 后悔
    要说王家人中最纠结的,莫过于跟在王嘉玉身边的唐嬷嬷了。

    当初,徐清惠在刘夫人门前滑倒,一直不肯明言她是怎么摔到的。但她那隐忍委屈的神色,已经做到直指夏晏清下的黑手。

    在徐、夏两人各执一词的情况下,唐嬷嬷当时说的那番话就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如今,她曾经诬陷过的那个女人,像是得到了重生一样站在她面前,不看相貌,不论穿戴,不管她身边跟的是什么人,只她一人站在那里,就坦荡自信到让人无法忽视。

    更让唐嬷嬷感到为难的是,王家人可以装作无视夏晏清,装作无视夏家一方的任何人,甚至可以表达仇视和不屑,但她却不可以。因为对面还有一个同样是皇宫出来的,品级比她高的大宫女。

    皇宫是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同样也看势力说话。作为伺候人的侍女,如果等级不高,但却是某个宠妃面前的红人,那也是能在宫里横着走,能给人看脸色的。

    唐嬷嬷显然不在这个范畴之内。更何况,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苏巧是皇帝专门派出来侍奉夏晏清的。而她只是宫里清退宫人时放出,两人身份高下立判。

    苏巧,她是一定要上前搭话问候的。而在此之前,她要先给苏巧的主子夏晏清行礼。

    唐嬷嬷光是想想这种场景,她似乎已经看见王嘉玉气急败坏的神色。

    她暗叹自己运气不好,偌大个京城,这么多熙熙攘攘的人流,居然就能被她遇到这么为难的事情。

    “四姑奶奶安好。”唐嬷嬷硬着头皮上前,似乎真感觉道王家几人的视线如实质般的刺向她的后背。

    “唐嬷嬷多礼了。”夏晏清微笑说道。对于王家和唐嬷嬷,她甚至没觉得自己是个胜利者。胜利那是PK之后得出的结果,她自觉从未和王家众人PK过,也就没必要给他们脸色看。

    唐嬷嬷再行一礼,才转向苏巧,谦恭道:“苏姑姑好,之前听说苏姑姑出宫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幸会。”

    苏巧连忙还礼,她知道夏晏清是从王家和离回娘家的,细节却不知道。不但夏家人从来不提此事,夏晏清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更加风轻云淡,好似她从来也不曾有过那段失败的婚事。

    苏巧一向谨言慎行,当然不会打听这些八卦。

    这时虽然看到唐嬷嬷面上有尴尬之色,只以为她受聘王家,在两方明显不对付的情况下,上前给她打招呼,还得应付夏晏清,大概感到有压力。

    于是,她也没多想,只是客气道:“真的好巧呢,听说唐嬷嬷出宫这些年过得甚好,恭喜了。”

    “哪里哪里。”唐嬷嬷连忙说道。

    若说之前,她这种当教养嬷嬷的,只要善于钻营,能讨主家欢心,那是能经常得主家赏赐的。这种赏赐可不是白馨那种给各家小姐教授学业,赚取束脩的收入可比。

    苏巧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出宫,她最好的去处,就是皇帝把她指派给哪家大臣府上,既能给大臣家里的小姐们长颜面,又能让宫女有个终老之地。即使这样,也不见得就能比唐嬷嬷过得自在富足。

    但她们跟了夏晏清,这就不一样了。白馨和苏巧,她是真不能比,也不敢比。

    尤其是白馨,能独自掌管东南一方的玻璃生意,那是何等的风光?

    唐嬷嬷是万般无奈才过来走这个过场,礼数到了,便告退,规规矩矩回到王嘉玉身后。

    如她预料的那样,得到王嘉玉一个白眼。

    唉,遇到一个全家娇惯的大小姐,王家这教养嬷嬷,她是不好继续当下去,是时候另谋出路了。

    夏梓希这边已经招呼众人离开,他可没夏晏清那么想得开,只把王家当作大转型的转折地看待。

    在他看来,王家和王晰把他妹子娶进门,却并不把他妹子当一家人,而是想方设法的欺凌冷落她。

    他对王家一丝好感都欠奉,只是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年多,夏晏清自己都放下了,他也便不再提,仅此而已。

    于是,他眼角也没给王晰一个,冷哼一声,便招呼众人离开了。

    看着夏家一行人从他们面前走开,王家主仆的关注点都落在夏晏清身上。这个被他们看不起的女子,离开王家两年多,无论气度仪态,还是她身周跟随的下人排场,王家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上。

    王晰更是在追着邵毅看的时候,被邵毅冷冷瞥过来的一眼看的心虚,立即把视线移开。可心中那份不平却挥之不去。

    他的确配不上夏晏清,但他邵毅难道就配的上吗?不过就是见机快,早早参股清韵斋的生意,得了个便宜而已。无论什么时候,人们只要提起他邵毅,首先说到的就是纨绔和外室子。

    他真以为他配吗?!

    徐清惠把王晰和王嘉玉的神色看在眼里,心中止不住的冷笑。现在才去愤恨,才去计较谁高谁下,不嫌太晚了些吗?

    夏晏清离开王家之后大放异彩,而与此同时,原本被世人看好的王韬,仕途之路开始下滑。虽然王家人没说什么,但她就是以为,王家人一定在暗自后悔。

    无论夏晏清一时无二的风头,还是王韬的仕途不顺,王家人一定后悔,后悔当初没有善待夏晏清,后悔让夏晏清离开王家。

    她心里也在恨,恨王家为什么要和夏家有那一纸婚约。

    只要有那一纸婚约在,即使王晰依照约定娶她时,夏家不来插那一杠子,以后夏晏清依然风头无二时,王家依然后悔为什么不再等两年给王晰说亲。若是晚两年,等夏家找回女儿,他们就能把那个鸿运当头的女人娶回王家,助王家光耀门楣,官运恒通。

    瞧瞧人家夏家,夏晏清和离回娘家之后,不但没让夏家蒙羞,父兄反倒是双双得到皇帝看中,连那当教书先生的夏梓希都被皇帝夸赞了。

    这两年的夏家,不知羡煞了多少人,其中最羡慕嫉恨的就是王家吧!

    徐清惠嘴角挂着讥讽,说道:“不是累了要歇歇吗?还不赶紧找地方坐。”

    说完,她当先向一张空桌走去,丫鬟青黛连忙上前,先把徐清惠跟前的一张凳子擦抹干净,让她坐下。接下来才把桌子和另几张凳子擦了。

    王晰面色讪讪的跟过去,坐在徐清惠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