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西游大妖王 > 4.第4章 弹指三百年 猴子生变化
    石岳并没有在水帘洞呆多久,对他来说那完全就是一群贪玩的猴子,思维上几乎没有任何逻辑可言,即使孙悟空也一样。

    离开水帘洞他便继续不放弃的寻找能够走出去的路,只是可惜无论他往哪个方向走,最终都又会返回水帘洞的位置,连续十几次后他终于不得不无奈放弃。

    而让他感到奇葩的是,孙悟空的酒席竟然一直没有散,完全就是没日没夜的吃喝,困了就睡,醒了继续吃喝,然后有猴子猴孙们不断的往洞内运瓜果,真是好不乐哉。对于众猴来说,石岳这个大王却只是过几天就回来一次,紧接着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完全不明白他去干了什么,也更不关心。

    两个月后,石岳万分无奈的返回了他的出生地,他知道这个位置与地脉相连,正是花果山灵气最充沛之地,既然不能走出去,那便干脆先自己修炼!

    在出生的那一刻他却是就有了一种明悟,他和孙悟空一样都是一出生就是妖的化形境界。然而这却只是踏出了妖的第一步,等于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妖,与外边已经修炼了无数岁月的牛魔王蛟魔王等一众妖王相比,简直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但不同的是,他“出身”无可比拟,是由混沌石孕育而出!

    这却即使是那些由先天灵物修炼而成的大能都无法相比的,不然那法力无边,实力与如来都不相上下的地仙之祖镇远大仙,将来也不会与小小的孙悟空拜什么把子了。人家看好的就是他的潜力,实力真正突飞猛进还要等到修炼金丹大道的时候,仅短短十余年,实力就能够直逼生于洪荒时期的牛魔王。

    至于此时的花果山四大健将,不知道平时在花果山遇到过什么机缘,竟然也都莫名的进入了化形阶段,与那些小猴相比嘴巴明显不再那么突出,已经很接近于半野人,并基本能够直立行走,口吐人言。只不过猴子的本性难移,跟孙悟空也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而石岳显然比孙悟空化形的还要彻底。

    利用三天时间,石岳在出生的位置随便磊了一间能遮风挡雨的石屋,往里边一坐便再不管任何事情。

    自行修炼虽然很缓慢,但好在时间过得飞快,弹指间就是一个月过去,若不是孙悟空突然到来,石岳甚至都准备就这样一直修炼下去,直到花果山的无形禁制消失。

    来到石岳的石屋前,孙悟空先是围着石屋看了又看,最后才挠着头坐在石岳的石屋门前,好似有什么事要说,但却又不停的抓耳挠腮不张口,最后还是石岳看不下去睁眼微笑着先张口。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猴子嘿嘿一笑,突然顾左右而言他道:“兄弟你何故如此清苦,住这等石屋,在我们水帘洞洞府内各种瓜果美酒享用不尽,还有小的们侍候,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

    石岳微笑道:“你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猴子顿时又不停的挠起头来,然后好半天才略显尴尬的道:“那个,你给黑毛赐名金刚,另外三个家伙一直眼热的不行,然后就希望我也能给他们每人赐个名,那个,我想了几个,但总感觉不怎么好,要不兄弟你给我参考参考?”

    说完猴子便小心翼翼的望向石岳。

    石岳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趣,笑道:“你给他们起的什么名,说来听听。”心里却是不由暗想,看来这哥们受自己影响很大啊,竟然都会起名了,原本他可是三百多年后才有的名字,而且还是菩提老祖起的。

    孙悟空闻听又挠挠头,这才道:“灰毛身上的毛最杂,所以我准备给他赐名杂毛,流猴身上的毛是土黄色,我觉得应该叫土疙瘩,马猴身上的毛又白又长,我想了好久才终于想到一个合适的名字,就叫白棉花,你觉得怎么样?”

    石岳不由绝倒,憋了好半天,然后才强忍着哈哈大笑的冲动悠悠张口问道:“你知道棉花为何物吗?”

    孙悟空明显一愣,道:“何物?”

    石岳不动声色道:“我亦不知是何物。”

    孙悟空挠头,石岳沉吟着道:“要不换个叫法,杂毛,咳咳……嗯,可以换成混沌,那土……咳咳,土疙瘩就换成泰坦吧,至于白棉花,要不叫太白?”

    不用问石岳就已经看到,他每说一个名字孙悟空眼睛都会大亮一下,话音刚落孙悟空便抓耳挠腮的忍不住兴奋着道:“好!唔!这一换个叫法却是就感觉有气势多了,也不枉他们称我兄弟二人为王,那好,兄弟你继续,俺老孙去也。”

    声音落下,孙悟空身影便瞬间消失,这时石岳才忍不住嘴角狠抽了一下,摇摇头便又进入了修炼状态,却是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枯燥,跟以前未出世时的感觉一样,沉入修炼状态便仿佛半梦半醒,只能感应到岁月的流逝,再睁眼便已是百年。

    一开始孙悟空每过一段时间还会悄悄的来看看他,但也只是从远处悄悄的看一眼,对于他的怪异很是不明白,又懒得去想,于是只好继续吃喝玩乐。后来便干脆派出泰坦,混沌,太白,金刚四大猴祖轮流为他看守,以防有小猴打扰到他。

    无数岁月的共生相伴却是早已让他成为孙悟空心里唯一的亲人,无论怎么样都没有人可以取代。猴子的心里很单纯,自己是大王,自己唯一的兄弟当然也只能是大王,其余皆是手下,再然后就剩下吃喝玩乐了。

    如此转眼间三百年便已过去,在花果山的猴群更加壮大的同时,无忧无虑的生活也终于让猴子过够了,心里开始发生变化,时常会感到乏味无聊,而石岳也渐渐的成了花果山的一个传说,许多新出生甚至一些老猴都只知道花果山还有一个大王,却从来没有见过。

    至于四大猴祖,由于长期守护在他附近,也等于是久居灵气充沛之地,所以纵使从没有修炼过,如今几百年过去,竟也已化形大成,与从前大不相同,不仅皮毛比以前漂亮了无数倍,体型同样是大了许多,已完全具有了孙悟空似的人模猴样,平时也都是直立行走,行为模式越来越人性化。

    “唉!大王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唉声叹气的,我们这个石岳大王也是,这都已经睡了好几百年了吧,那无数猴子猴孙们都还没见过这位大王呢。”

    这一日正赶上黑毛金刚值守,却是马猴太白过来换班,一过来便忍不住的啰嗦起来。

    如今几百年过去,太白除了一身的皮毛更白更长,然后一副猴脸之外,竟有了几分仙风道骨的飘然气质。金刚则依旧是一身黑毛,身体也更加精壮了,一身乌黑皮毛油光发亮,似乎是属于黑猩猩的猿种,这哥们却是真正的黑,平时也是猴子猴孙们最惧怕的一位老祖。

    两个货明明一黑一白,可偏偏两个家伙却最合得来,灰毛混沌反而跟土黄皮毛的泰坦最聊得来。如今四个家伙气质也是大不相同,太白仙风道骨如世外神仙,金刚总是脾气最暴躁,如怒目金刚,杂毛混沌的样子就两个字,那就是猥琐!很猥琐!非常猥琐!泰坦表面看则是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但知道的都知道,这货完全就是个混账!其所干的事根本无法用任何生物的思维去理解。

    闻听老哥们太白又是老生常谈,虽然已经不记得听过多少遍了,但我们的金刚大神依旧不觉得腻烦,或许反正是花果山也没什么可聊的,就只是吧唧下大嘴巴,然后便睁着两个总是闪着凶光的眼睛第无数次的粗着嗓子重复起以前的话。

    “我总觉得这个大王不简单,我曾经听一个小猴说,你们三个的名字应该也是这位大王给起的,只不过借了大王的口而已。”

    “唉!这话还是不要乱说,哪个大王都是大王,他们两个又是兄弟,谁起的又能有什么区别,不信你要敢说这位大王坏话,你看大王不揍死你?”

    “嗯,我知道。对了,你说我们现在都跟大王长得一样了,为什么我们还是打不过大王?”

    “大王是天生的神圣,我们当然打不过了,没见大王是从石头里出来的吗,你见过从石头里出来的猴子吗?”

    “我还真见过一个!”

    “谁?”

    “嘿嘿,就我们石岳大王啊。”

    “呃……这话你好像说过吧。”

    最近几十年石岳几乎每隔几天都会听到这样一番对话,猴子的秉性根本就不可能长时间坐得住,所以四个家伙是一人一天的轮换,而最关键的是,每次对话几乎都是一字不差的!

    不过却也无可否认几个家伙对他的敬畏和忠诚,就像他们说的两个大王都是大王一样,在他们的心里石岳和孙悟空还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尤其是三百年如一日不分日夜的守护,也早已让石岳记下了这份情,在心里暗下决定,若有朝一日真的那大难来临,我石岳只要有那份能力,自当会庇佑尔等性命。

    以猴体出生,又是身处于这个神话时代的花果山,数百年过去石岳却是也终于找到对花果山的归属感,把这里当成是他的家,在这个神话时代唯一的家!

    这一日,正当黑毛金刚和马猴太白正在老话常谈的时候,石岳心有感应三百年已过,便直接从修炼中醒来,缓缓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