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西游大妖王 > 6.第6章 二猴渡东海 万里迢迢终到岸
    接下来宴席自是再无法正常进行下去,想到那长生不老之术,水帘洞内一众猴子也是跟着兴奋不已,孙悟空更是一刻也等不及的样子,干脆便撤了宴席,在几只小猴的带领下穿山越林,很快便来到了大海边。

    只见茫茫大海仿佛无边无际,隐有轰隆声响从海水中传来,似乎随时都在酝酿着惊涛骇浪一般,给石岳的感觉就是很不平静,也跟他所见过的海完全不一样。

    望着茫茫大海,石岳若有所思,孙悟空则抓耳挠腮的不停来回走动,显然是为怎么渡海而苦恼不已。再看四位猴祖,却是一脸的茫然之色,只有新被石岳赐名封花果山二大王的六耳猕猴目光闪烁,脸上隐现丝丝惧怕之色。

    石岳却是清楚,孙悟空这一路可都是安然无恙的,所以他也不需多言,只要静观其变,顺其自然就好,准备拜师之前都以孙悟空为首,紧跟其脚步。

    原本他是准备打造一艘海上巨无霸的,毕竟这是在神话时代,谁知道海里又会碰到什么东西,但想想块头大目标自然也大,在这个妖怪满地跑的神话时代还真未必就安全,剧情里的小小竹筏也好,最起码目标小,从现在起只要紧跟孙悟空脚步就好。

    果然,接下来依然是六耳猕猴支招,说见过竹子能在水里漂浮,不若将一些竹子捆在一起,那样人在其上也就可以渡海了。于是很快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竹筏出现了。

    长约三米,宽两米,可也真够小的,而且是长短不齐,在海水里飘飘浮浮,看得石岳心肝直颤,若不是早知道孙悟空这样就能安然渡海,他是绝不会上去的。

    孙悟空显得很是兴奋,踏在竹筏上又是一阵抓耳挠腮,最后决定晚上再大醉一场,明日一早便启程!

    这一晚水帘洞内自是又大摆筵席,所有猴子都兴奋不已,竟是没有一个人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而伤感,就只有石岳在几乎所有猴子都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悄悄离开了水帘洞,然后来到了花果山的最高峰,也是曾经孕育他这具身体的地方。

    因为他是一个后现代人,所以在即将离别之际总难免会有些感触,这一去便不知经年,更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到这里,可哪怕就此身死在外,他也一定要出去走一遭。重生在这个神话时代,若不好好见识一下外边的世界,那才真正枉费了到这个神话时代走一遭。

    站在山巅默然良久,不知觉间天际便已经放亮,随即石岳便从山巅跃下。

    再回到水帘洞,只见孙悟空及一众大小猴子都睡得正香,想想接下来不知道还要在海上漂浮多少天,他便也随意找个空地躺了下来,准备趁机小咪一会。

    结果一群猴子这一睡就睡到了日暮时分,一起来便立刻风风火火的往海边赶,两只小猴正在海边看守竹筏,倒是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石岳紧随孙悟空后,直接一跃就上了竹筏,然后突然岸边就静了下来。

    孙悟空似有所感,猛的扭头向岸边一众猴子扫去,见个个泪水盈眶,他也忍不住鼻头一酸,高喝道:“回去吧,大家都回去吧,待我兄弟二人习得那长生之术,一定还会回来的。”

    说完孙悟空又猛的将头扭过来,似乎想要让石岳说两句,石岳却只是默然说了句“走吧。”他知道孙悟空跟那些猴子也是有真感情,毕竟几百年的朝夕相伴,不然也不会离别之际喝得那样酩酊大醉了。

    话音落下,顿时两人一人一根粗长的竹子往海里大力一撑,竹筏一下便窜了出去,这时岸边才传来花果山猴群的大喊声。

    “大王,一路走好啊。”石岳(日,这话怎么听着说么别扭。)

    “大王,你们可一定要回来啊。”

    “大王,我们在花果山等着你们。”

    只见两人的身影在竹筏上起起伏伏,渐行渐远,直到在视线内再也看不见,一众猴子才从岸边返回,这其中却有一个特例,那就是六耳猕猴六道,他的眸中却一直闪烁着坚定之色,他既能有感那神仙之所,又怎会甘愿平凡?

    尤其被石岳封为花果山二大王后,他却是也受了不小的刺激,因为很多化形阶段的猴子都对他不服,所以常常会遇到其他猴子的挑战。他正是准备等两位大王启程之后,他也悄悄的离开花果山,到外边闯荡一番,好对得起石岳封与他的二大王之名,只不过他准备走的是陆路。

    再说石岳和孙悟空二人,待到花果山从视野内消失,日头也已经西落,银色的月光撒在海面上,不知道是两人视力的问题,或者是这个神话时代的月光本就这么明亮,两人竟一点不觉得暗。

    此时竹筏在海面上飘飘荡荡,犹如一叶小舟,不断的饱受着大海的摧残,两人一路撑来却也感到了疲累。

    石岳一直默不作声,依旧是孙悟空先开口,同时手中的粗长竹竿也停了下来。

    “兄弟,我看这茫茫大海无边无际,也分不清个方向,不若我们先睡上一觉,随他顺风漂流如何?”

    “也好,先休息一下恢复下体力吧。”石岳点头道。

    在大海中央,海面下轰鸣声也更加清晰,孙悟空没有任何感觉,石岳却一直提着小心肝,孙悟空不知道是不是受情绪影响,说完直接倒头就睡,石岳却不敢这样,坐在孙悟空身旁忍不住的便胡思乱想了起来。

    然后两个时辰过去,耳际依然是轰鸣声不断,没有任何异常,天际皓月当空,海面上一片银色光华,水波粼粼,没有一点动静,最后石岳便也忍不住睡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花果山四季如春,也或许是因为石岳体质异常,天生石猴,不惧寒暑,出生以来竟从没感觉到过冷热,而如果一心修炼吸收起天地间的灵气,同样也不会感受到饥饿口渴,但这一次却明显不同了。

    竟然连一点食物都没有准备,难道这茫茫大海还能一夜间渡过去不成?

    结果第二天,当饥肠辘辘的醒来时,石岳直接就傻眼了。因为他跟孙悟空竟然真的一夜间就到岸了!

    准确的说,他跟孙悟空都是被几名皮肤黝黑的渔夫用渔网给捞上来的,一醒来耳边就响起一阵的议论声。

    “真的是两只毛猴啊!还是一黑一黄。”

    “真是奇了,这猴子怎么会跑到海里去。”

    “这两只猴子个头可真大啊,快看这只黑猴,我怎么看他长得这么像人?”

    “像什么人!哪有人长满身毛的?既然还有气,那就赶紧给他们弄醒赶走,这么大又这么壮的猴子,可千万别伤了人。”

    只见石岳和孙悟空两人不知什么时候竟变得身无寸缕了,原本的草裙却是早已不知所踪,也不知道“一夜间”都经历了什么。

    孙悟空跟他同时醒来,一醒来便听到这样一番议论,又看身边所有人都长得奇形怪状,顿时便恼了火,龇起牙大发雄威,一把将渔网撕开,并口吐人言喝道:“尔等是何方妖怪!为何困住我兄弟二人!”

    石岳顿时翻起白眼,这台词简直太他妈经典了!心中不由暗道一声完了,果然刚想到这里,身周便顿时响起一阵惊慌失措的乱叫声。

    “啊!妖怪啊!”

    “快跑!是猴妖……”

    “猴妖来了,快跑啊!”

    孙悟空直接傻眼,眼珠子乱转着完全搞不懂是怎么个情况,最后还是石岳不得不出言耐心解释。

    “哥们,这里应该是人间界了,他们正是人类,所以跟我们长得大不相同,并不是什么妖怪。反而我们这样会说话的猴子才是妖怪,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猴子根本不可能会说话的,除非是修炼了数百年的妖怪。”

    孙悟空明显被他突然的一声哥们弄得一愣,倒也不愧为灵明石猴,更何况又共享了他的不知道多少记忆,眼珠子转动间便已大概明白过来。在兄弟面前出了这样的糗也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不由挠着头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石岳道:“我们需要先打扮一番,原本我们就已经长得极像人类,只要弄身衣服将我们的特征掩盖起来,应该就能很轻易在人间行走了。”

    于是,半天后两人在一户人家院里各偷了一身人类衣装,石岳是一身短衫打扮,满脸的“络腮胡”一刮,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充满野性的披头散发汉子,除了相貌有些秉异外,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名人类壮汉。而孙悟空却明显有些猴性难改,更不愿意把自己更浓密的满脸“络腮胡”刮掉,只好用个头巾随便一裹。

    如此再出现在人类之间,果然再没有引发慌乱,但很要面子的孙悟空,自从在他面前出了糗后,却突然变得沉默了,如何才能搬回一局?一路冥思苦想,终于还是让其想起些什么,在人类一处集市的街道上,眼珠子乱转着突然便张口道。

    “兄弟,这人间界虽然繁华无比,令人流连忘返,可终究不是我们可久留之地,我这心里似乎冥冥中有些感应,总感觉这里不会有什么神仙,我们的机缘当在那古洞仙山之间,唔……我这心里倒也莫名出现一个地名,就是不知道准不准。”

    孙悟空说完便小心翼翼的看向石岳,显然很在意他这位一同出生的兄弟看法,更不想让其看轻了。但这一次石岳却显然被惊讶住了,心中不由暗想,他不会连斜月三星洞都能想起来吧?

    表情很“诧异”的望了孙悟空一眼,石岳郑重的点头道:“你我虽然同为天地所生,但却也有大不相同之处,我相信你的感觉一定是正确的,我们就跟着你的感觉走吧。”

    于是接下来孙悟空便开始逢人便问可知道灵台方寸山在何处,石岳只能默然暗道果然,果然孙悟空的灵魂已受他影响很深,不仅知道自己是孙悟空,竟然连灵台方寸山都知道。就不知道其对自己的未来又能“感应”到多少,不过显然其知道的并不是很多,而且很不连贯。

    就这样将近半年时间,两人或步行或搭乘马车横贯了整个南赡部州竟也没找到灵台方寸山,原本石岳想着反正孙悟空都已经受自己影响这么深了,偶尔出言提醒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可当有一天他突然莫名有种被什么注视着的感觉后,他却是就再也不敢了。

    那种感觉一出现便再也没消失过,孙悟空却又没有任何反应,难道是保护孙悟空的?突然看自己不爽了?他为什么这样观察自己?一路心惊胆战,石岳再不敢多言,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孙悟空指哪去哪。看吧,真跟老子没关系的,这都是孙悟空自己的决定。

    将近半年过去,孙悟空却依旧对自己的感觉毫不怀疑,穿过南赡部州后,所面临的就是西海海域,两人只得又扎了一个竹筏,乘风出海。

    几乎跟上一次一样,孙悟空累了倒头就睡,但石岳这次却多了个心眼,到了时间虽让身体看起来似乎沉睡过去了,可意识却一直保持着清醒,时刻注意着身周的情况。

    耳畔依旧是轰鸣声不断,这他娘又哪像是在海里!然而就在这时,耳边却猛然响起一个很轻的声音。

    “我说大哥,怎么是两只猴子啊?而且还这么快就送过来了,还有这只黑猴,若不是我这双眼睛,绝对会把他当成一个人类。”

    一个低沉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是两只猴子,你再仔细看看,他们两个可都是那块混沌石孕育出来到的灵明石猴!这个我已经派人去花果山确认过了,确定无疑。唉!天机紊乱啊,没想到竟然会出现石猴双生的现象。”

    很轻的声音响起道:“那怎么办?大哥。”

    低沉声音道:“还能怎么办,都送过去就是了,反正就算出了错也不能算在我们头上,接下来西海这一段路就交给你了。不过你可要小心点这只很像人类的黑毛猴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他有些怪异,为此我还特意跟随他们观察了他将近半年,可却竟然没有任何发现。”

    很轻的声音疑惑道:“一只猴子而已,能有什么怪异的?”

    “他的根很大!嗯,当然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个,算了,我还是再为他浪费一些龙涎香吧,免得他发现什么。”

    石岳心里边忍不住极度鄙视,根大怎么了?值当这么大惊小怪的吗!很轻的声音却是忽然惊呼道:“龙涎香?大哥你竟然给这只怪异的黑毛猴子用龙涎香?他可才是一只化形阶段的小妖,即使他是灵明石猴……”

    石岳只觉一阵困意袭来,接着便控制不住自己的真正沉沉睡去。

    石岳知道自己算是跟孙悟空一起被黑幕了,而孙悟空则是一早被人定下的,他自己则是属于意外的产物,并注意到了那人所说的天机紊乱,谁也没想到会出现石猴双生的现象,或者说是孙悟空在还没出世时就已经被人悄无声息的惦记上了,只是没想到会一下出来两个。

    那么这个人便也基本呼之欲出了,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位即将见到的菩提祖师,而护送他们两人的则极有可能就是那四海水域的东海和西海两位龙王了。

    石岳还尤其注意到两人所说的小妖一词,他和孙悟空都只不过是化形阶段的小妖,若没有一方强者护送,在这个神佛满天,妖怪遍地的神话时代,估计早被人吃的连渣都不剩了。像他们这样的天生灵物所化形的小妖,应该是很多势力都眼红的,当然收服门下也有不同,可能是弟子,也有可能成为什么护院神兽,或者干脆直接被某个妖王当成一餐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