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绿湾奇迹 > 143 校园霸凌
    尼尔森无法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一来,他违背了沃克的意愿;二来,他可能将教练逼迫到一个困难的境地。

    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他不希望沃克被惩罚,也不希望教练为难。之所以告诉教练,只是因为相信教练的智慧,相信教练能够找到正确的解决办法;但一直到开口之前,他也仍然在犹豫。

    “教练……”尼尔森的声音里充满了矛盾,那种进退两难、患得患失的焦虑和恐惧,让这个年轻人饱受煎熬。

    陆一奇对着尼尔森展露出一个笑容,鼓励地轻轻颌首,“乔迪,你的选择是正确的,把真相告诉我,交给我来解决。我真心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谢谢,谢谢你做出这样的选择,也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尼尔森的紧绷肩膀微微松懈了少许,但忐忑的情绪依旧挥之不去,“教练,雷吉会没事吧?”

    “他会没事的,我保证。”陆一奇坚定地说道。

    但尼尔森的不安却依旧在胸膛里涌动着,“教练,你……你会没事吧?”

    “哈。”陆一奇欢快地笑了起来,“当然!我当然会没事!这些复杂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你回去告诉沃克那个笨蛋,好好专注在训练和比赛上,竭尽全力地争取胜利,这才是他应该关心的事情。”

    尼尔森注视着陆一奇的眼神,有些倔强也有些顽固,试图探索陆一奇眼睛里的真诚,看看他是否在说谎欺骗自己,然后,他看到那双眼睛里的明亮,闪烁着坚定的光芒,这才让尼尔森心满意足地长长吐出一口气。

    “教练,那么我就先回去了。妈妈还在等我吃饭呢。”尼尔森老老实实地说道。

    陆一奇点头示意,“请代我向尼尔森夫人问好。”

    尼尔森转过身,大步大步地离开,但走出一段路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却又重新转过身,远远地注视着陆一奇。

    一扇路灯笼罩在尼尔森的身上,将他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隐藏在阴影中的稚嫩脸庞看不到表情,但挺拔的脊梁和宽厚的肩膀,却展露出一股厚实坚毅。

    然后,他扬起声音大声呼喊到,“教练,谢谢。还有,抱歉。”千言万语,最终只是化作简单的两个词汇,却道尽了内心深处的错杂和涌动。

    这一次,尼尔森没有再继续停留,转身一路小跑地离开了,那轻快的脚步就这样在微暗的夜色之中渐行渐远。

    这样的尼尔森、这样的沃克、还有这样的野猫队……陆一奇又怎么能够轻言放弃呢?

    这不应该是一道数学题,这是一支球队,鲜活真实的球队,完全齐整的球队,一个都不能少。

    次日清晨,当陆一奇坐在蒂姆-韦瑟正对面的时候,他也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相反,越发笃定。

    即使韦瑟故意晾了他三十分钟,让他在办公室之外静坐等候着,无形之中发出重要警告,就好像无声地强调,“好好思考。好好沉淀。好好说话。好好决定。不要莽撞。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出决定。”

    但陆一奇依旧按照原计划,将自己昨晚完成的事件报告递交给了韦瑟。

    韦瑟静静地注视着陆一奇,没有立刻抬手接过报告,而是善意地提醒了一句,“这份报告递交上来也就正式入档,那么就不能再修改了,这就是最终调查结果了。”如果想要后悔,现在就是最后的机会。

    “我明白。”陆一奇却好像没有听懂韦瑟话语深意一般,不经思考地点头表示肯定。

    年轻人,抱着毫无意义的正义感,头脑一热就不管不顾,以至于无法分辨到底是热血,亦或者是愚蠢。

    昨天,威法尔德故意缺席现场,就是给双方回旋余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切都可以冷静下来慢慢商讨,而今天把解决问题的重任转交给韦瑟,也是同样的目的;但现在看来,陆一奇似乎没有明白威法尔德的用意,这让韦瑟有些扼腕,他还是喜欢与普雷斯打交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

    韦瑟抬手从陆一奇手中接过事件报告,没有耽搁地翻开报告——理查德咄咄逼人,而迎战堪萨斯大学的比赛又近在咫尺,他们需要尽快处理事情,快刀斩乱麻,避免让事态扩大,引起不必要的混乱。

    没有人希望输给死敌。

    匆匆扫视一番,韦瑟就已经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头尾加起来也才不过短短十秒——他不在意起因和过程,只在意结果,这份事件报告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确定吗?这就是事情的全部吗?为什么我没有看到关于霸凌的相关调查?传闻球队内部一直在霸凌雅各布-吉森,而雷吉-沃克就是带头之人。”

    显然,理查德已经想好了所有说辞,甚至就连罪状都已经列好,只等待认证画押,然后就可以直接行刑了。

    “球队内部不存在霸凌的情况,相关情况已经经过调查,全部都是子虚乌有的传闻。昨天的更衣室状况只是一次意外,涉事球员已经全部接受惩罚,并且在接下来,他们也还会接受相关的后续观察审核。”

    陆一奇丝毫不见意外,平静地做出解释,眼看着韦瑟还有话要说,他又接着补充一句。

    “如果受害者确定霸凌状况的确存在,那么建议受害者向学校正式提出申诉,然后成立专门办案组进行详细调查。韦瑟先生,我想,我们在这一点之上都是同样的立场,绝对不希望霸凌现象的出现。”

    陆一奇知道韦瑟不想事情闹大,他猜测着,理查德应该也不想事情闹大。

    毕竟,一旦事态扩大,不确定因素就将增加,太多太杂,处理起来也就没有那么简单,他们都需要尽可能避免如此。

    韦瑟微微眯起眼睛,表情没有太多表情,依旧是谦谦君子的模样,但眼神的温度却明显冰冷刺骨起来——他也没有想到,陆一奇的准备如此完善,那股坚定和决绝的姿态,完完全全出乎意料。

    “很好。”韦瑟没有打算与陆一奇继续扯皮拉筋,不过是一名临时主教练而已,他没有必要过多纠缠,“信息我已经收到。你可以离开了,好好准备比赛,我们依旧期待着一场胜利。”韦瑟再次展露出笑容,就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一般。

    对于他们来说,沃克也好,陆一奇也罢,都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而且还不是关键棋子,没有更多意义,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在意。